博客国际|偷喝醋、偷吃馃子,那些儿时趣事,你还记得吗?

时间:2020-01-11 18:45:15 来源: 网络

博客国际|偷喝醋、偷吃馃子,那些儿时趣事,你还记得吗?

博客国际,文彬子

今年5月1日,我回到了乡下的家乡,和几个朋友开了一个小聚会。谈论我小时候发生的有趣的事情会让人发笑。

那时,材料匮乏,家庭贫困,他们一年四季都不能吃几样美味的食物。肚子里贪婪的小虫子不时地在搅动。

在村子的南部有一家销售机构。虽然它面积小,离我家很远,但它非常吸引人,我一刻也不会忘记。有针、线和大脑、油、盐、沙司、醋、火柴、蜡烛...还有我喜欢吃的糖果和蛋糕...

我喜欢在商店买东西,尤其是醋。那时,醋是免费出售的。有一次,我妈妈让我做醋。我左手紧握硬币,右手紧握醋瓶(空瓶)。我差点跑到卖点。我把钱和空瓶子一起递给了店主。主人首先将一个塑料漏斗插入醋瓶,然后不慌不忙地打开醋罐的盖子,将把手放入其中,小心地提起它,习惯性地摇晃它,再次倾斜把手,醋顺着漏斗流入醋瓶。醋的淡淡气味早已拱起了我贪婪的小虫子。离代理处只有几步之遥,我抬起脖子,喝了一大口醋。舌尖上的味蕾立即被激活,酸味在口腔中自由传播,这被称为清爽的味道。这种感觉还不够,我又加了几个。当我到家时,妈妈看到我手里拿着“大部分的醋”,带着压抑的微笑问我,“这次你为什么玩这么少的醋?不应该让你偷喝?!”我支支吾吾地说:“不...不……”“还没有?你看,你的小嘴唇是白色的!”妈妈笑了。我朝妈妈吐了口唾沫,吐了吐小舌头就跑了。

有时我会在买东西后还剩下钱的时候偷偷买一块水果糖。滑溜溜的糖果与口腔有着密切的接触,甜甜的、芬芳的糖果在嘴唇和牙齿之间自由绽放,给人留下无尽的回味。如果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小朋友,我会故意大声咀嚼糖果,以免他不知道我在吃糖果。在家里,母亲不会追查剩余钱的下落。在一个食物和衣服匮乏的时代,谁没有过几只“贪婪的小猫”?!

如果你想说最好吃的东西,那就是我家乡的子怡。子怡是家乡金乡蛋糕的俗称。金乡面点在鲁西南乃至全国都很有名。那时,子怡是春节期间探亲访友的奢侈品和必需品。只有当它“完成使命”时,它才能饱餐一顿。当时,最畅销的蛋糕有四种——红三道、羊角米、杜莎和大江。它们有不同的形状,正方形或尖锐的,圆形或长的。子怡重一公斤,用草纸包着,对折,上面有红色水果标签。草绳交叉缠绕打结,既环保又喜庆。

亲戚越来越近,朋友越来越近。不管家庭有多困难,每年春节前,我父亲都会买好孩子。不管亲戚离家多远,他们都必须搬家。背着挂在自行车车把上或直接放在手中的装有几公斤蒿籽(通常是偶数)的篮子或钱包,开始了“环游世界”的漫长旅程。亲戚们端上好酒好菜后,通常会留下一半的孩子,另一半会回来,这叫“会饮子”。当他到家时,他的父亲弥补了这一点,然后去找下一个亲戚。最后,子怡是不够的,所以他不得不从邻居家借,离开亲戚后全部归还。

我最喜欢的零食是红色三刀。方头,金黄色的表面,面对三把刀,桌子分成四块;小芝麻像星星一样闪烁。中间是红色和明亮的,底部像薄冰,闪闪发光。轻轻地咬一口,仔细品尝。外面很脆,里面很松。香味很好。沙子又甜又好吃。食物不油腻,不脆,但不烧焦。这只是一种享受。

每次我去亲戚家,我总是恳求父母带我一起去。我的父母最了解我的小想法,看看我可怜的样子,偶尔带我一起去。我和春节一样快乐。吃完“美味的食物”后,我的亲戚们按照我的意愿打开了一袋玉子,让我迷上了这只“贪婪的小猫”。

最令人愉快的事情是自己动手——偷食物。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亲戚之间来回的路上,尤其是在没有成年人的情况下。

有一次,我的亲戚打不通电话。我父亲让我和哥哥一起去姑姑家。在路上,我看到前后都没有行人。我带着弟弟蹲在路边,从篮子里拿出几盒蒿籽,小心地解开草绳,打开包装纸,从每个盒子里拿出一两块,按照原来的折痕包好。为了堵住我哥哥的嘴,我不得不放弃我的爱,把“赃物”切成两半。我以为我做得完美无缺,但我父亲一眼就看穿了。他只是不想暴露我们的诡计,以免伤害我们的自尊。

三十多年过去了,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。市场上一年到头都有鸡、鸭、鱼、蔬菜和水果。在购物中心,有各种各样的副食品。你可以随时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。此外,如今,人们不再满足于吃饱,而是追求生活质量,注重营养搭配。食物和衣服匮乏的岁月将永远留在记忆中。

然而,每当我想起小时候吃子涵和偷醋的有趣事情,我的心里就充满了不同的味道,酸的和甜的,我感觉更深刻:生活不能回头。当你回头时,你会发现你与今天和昨天有多么不同,有多远。

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,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。

寻找记者、寻求报道、寻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,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!


188足球开户